新闻分类
还是没地方住
2020-05-21 10:4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陈少雄称,此次事故属于天灾,主办方没有责任。因为在涞源县历史上,从未有过6月份突降暴雨的先例,以往历次庙会也没有发生过。此次天降大雨,人为不能掌控。但政府本着人道主义,会给每位商户一定金额的补偿。政府决定将每位商户的摊位费退还,但损失补偿还未商定。据初步统计,此次受灾商户共损失1700多万元,政府要根据自身情况和财政实力酌情补偿。

“眼看着水就涨起来了,几分钟的时间。”37岁的侯先生是河北邢台人,他回忆起7日清晨“洪水”来袭心有余悸。他的摊位位于沙河大街中间地段。清晨5点多,他被大雨吵醒。他起身刚想把地上装衣服的箱子搬到高处,就听到街上有人喊“跑啊,洪水来了”。顷刻间,齐腰深的水流一涌而下,夹杂着棚子、货物和床铺,冲走了他的全部家当。

商户们说,涞源县庙会是由县工商局下属的市场管理服务中心主办的,他们质疑,庙会地址为什么会选在这么低洼的一条街上?对此,涞源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靳二塄接受采访时称,每年农历四月十八的庙会为涞源县的传统,长期以来一直在沙河大街举行。考虑到沙河大街地势比较低,县政府2011年曾将庙会迁移至沙河大街旁的一个室内市场,但遭到了大量沙河大街底商的反对,所以才将庙会迁回沙河大街。

侯先生是所有商户中损失比较大的,他承包了30米的摊位,光摊位费就花了12000元。大水过后,侯先生38万元左右的货物和卖货所得3万余元现金全部被水冲走。

一位商户说,涞源县政府已于昨天向他们发放了两天的安置费用,每个商户两天40元,每天20元。一位商户说:“20块钱顶多吃个饭,还是没地方住。”该商户说,他前晚睡在了车里,一些没有车的商户只能露宿街头。

陈少雄说,每位商户在进驻庙会之初,都与政府签订了一份协议书,其中第三条明确写着——商户要按照有关部门规定,采取安全、防火、防盗、防洪等工作,并参加人身、财产保险,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,否则出现任何事故,责任自负。

关于遇难者的补偿问题,陈少雄称,抚恤金金额尚未敲定,会本着人道主义补偿遇难者家属。(京华时报记者梅天一孟凡泽)

侯先生介绍,前来赶庙会的商户夜里全都住在这条街上,有的铺张钢丝床,有的直接席地而睡。大水冲来,为了逃命,大家磕磕绊绊在水流中打滚,“一不留神就会被水冲走,水最深的时候能到达喉咙”。

商户贺新平来自山西忻州。大水涌来的时候,贺新平被冲倒,没有拉住妻子的手,这一分开便是永别,“眼看着她被水冲了下去”。第二次爬起来的时候,他的妻子就看不见了。贺新平急忙跑上街边底商的台阶,向下游找去。不远处,一根电线杆拦住了他妻子。由于水流湍急,他没法靠近,只好找了几个商户手拉手搭成人梯,将妻子捞回街边高地上。“当时她就不行了,失去了意识。”贺新平回忆说,妻子浑身是伤,怎么摇都摇不醒。他的妻子名为宋芳莲,56岁,山西忻州人。

目前,几百名商户一直在与县政府沟通补偿问题,两名死者的家属也在与政府沟通,但寻求补偿的问题尚未得到回复。

据另一名商贩介绍,每到雨水大的时候,沙河大街都会水流成河,“最深的时候一般没膝盖,没有这次水大”。

贺新平、侯先生等商户称,自己主要是在展销会或庙会上摆摊卖货,他们来涞源庙会已不是第一次。贺新平说,庙会共15天,每个摊位按米数收钱,“一米400元,我的摊位是8米,交了3200元”。

49岁的焦改兰(女性)也在这次大雨中遇难,也是山西忻州人。事发一小时后,亲属在医院太平间找到了她。

李先生是涞源本地人,在沙河大街街边卖水果。“这条大街以前是一条河道,解放后时干时涝。”李先生说,大约十几年前,涞源县政府将这条河道改造为沙河大街。随后,不少商户纷纷进驻,这里俨然成了涞源县的“商业街”,每到庙会的日子,各地商户也会来摆摊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xiyunfushi.cn福建省长乐市环鼓华合成材料厂 - www.xiyunfushi.cn版权所有